TY 的 2017

TY 的 2017

TY 的 2017

我永远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会怎样度过。我只希望,当我停下键盘,按下「发布文章」按钮时,回顾这 365 天时光,不会觉得自己浪费了大学的光阴,不会产生悔恨和羞愧,这就够了。


学校又下雪了。

昨天一场腹泻,感觉魂都要泻没了。一整天头重脚轻、浑身发冷。

晚上,对着窗外的大雪犯怵。犹豫了半天,还是挡不住饿,裹着睡衣去买面包吃。回头看着在雪地里的脚印,不过几个时辰就会被新雪覆盖,一如毕业之后的自己对于这所学校一般,不留一丝痕迹。

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在这一刻,我感受到一种真切的孤独。这是在上大学以来,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孤独。尽管在大学,我遇到了至今为止最好的朋友,但是在这样的情境下,这种感觉还是很轻松地侵袭了全身。

趁着今天稍有好转,给自己的 2017 年做个总结吧。


一月

记得上次下雪的时候还是一月份。那时候刚考完试,嬉笑怒骂,说走就走,带着行李去南京找老同学见面。晚上住在他的寝室,第二天一起回家,真是开心得不行。后来,威海的朋友们还在发愁大雪耽误了班次、回不了家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家里的被窝里了。


四月

Google nexus —— 当我提到信仰的时候

第一次使用 Google 手机。

开学之后,花一千多块钱在闲鱼买下了一直心水的 Google nexus 6P。虽然是二手,但是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手机。从 Android 7 到 7.1 到 Android 8,再到最近的两个 Android 8.1 Developer Preview,总是让人爱不释手。

现在手中的这部 nexus,摄像头玻璃裂开了,钢化膜也裂开了,漂亮的金属机身有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划痕,但是我觉得这部它还能再陪伴我一段时间。

这台天工造物对我来说,不仅是用来学习 Android 的教具,更像是一件艺术品。


六月

写给工大的散文诗

第一次导演经历。

其实无论从镜头语言的表达还是整个剪辑的手法上,对于第一次当导演的我来说都是太业余的。每次和人提起这个片子,总觉得自己是被过誉了,需要打磨的地方真的很多。

不过,用一个月的时间,顶着烈日,协调了 31 人的团队、检索了 460 次快门留下的素材、独立完成了全部剪辑和调色,最终形成 5 分 18 秒的成片,并且在腾讯视频上拥有了 5 万次点击量,也是实属不易了。

对着后半夜的星光剪着花絮,眼泪留下来了。想到若干年后,在大学的那些朝夕相处的朋友、坚不可摧的友谊,等到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的那天,我却无能为力。


七月

哈工大(威海)2017级新生入学手册

这个手册,陆陆续续也是做了一个月的时间。七月份小学期,一方面忙着学校「HRT车队」的官方微电影,一方面又有工科数学分析和概率论的重修课,所以这个册子也是挤时间做出来的。

做这个册子的过程整体来说不算坎坷,也证明了一点:搞设计的大学生,如果你要接私活的话,必须要明明白白写合同,就算屁大的事也得写进去,不然日后有的是地方和甲方扯皮……

对于非设计专业的我来说,设计出来的作品仍然是班门弄斧,但是……作品能够得以保存,对我个人而言,还是具有长远意义的。幸甚至哉。


九月

初识木艺 —— 从一个U盘外壳开始的爱好

第一次接触木艺。

神使鬼差地,暑假在家喜欢上了木艺。开学之后,买了些工具材料,试着上手,结果就深陷木坑无法自拔了。

刚开始都是从小件开始,书签、木戒、木吊坠、无事牌等等,后来就慢慢开始自己研究一些实用的物品或者复杂一些的摆件。再后来,自己又在简书专门开了一个文集,把每一次的作品都记录下来。

手作的意义不仅在于 DIY 之后看着一堆材料变成作品的成就感,更在于它和机械化大生产有别,它每一寸的诞生都融入了制作者生命的一部分。

尘世浮华。踏进无人打扰的工作间,对着一块木头坐一个下午,我获得了短暂的自由。


十一月

心心念念的「黑苹果」,终于在 AMD Ryzen 1700 的 CPU 上实现了。虽然内心非常激动,但是毕竟还是请人帮忙安装,所以其实并没有激起特别强烈的自豪感。之前研究过一些,但终究还是因为难度而作罢。

不管怎么说,看着自己的电脑点亮苹果图标的那一刻,感觉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。


十二月

也就是我写下这篇年终总结的时候,已经到了 2017 年的尾声。一如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写下的 2016 年终总结。

我永远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会怎样度过。我只希望,当我停下键盘,按下「发布文章」按钮时,回顾这 365 天时光,不会觉得自己浪费了大学的光阴,不会产生悔恨和羞愧,这就够了。

2018,希望能够越来越好。

T.Y. Zhou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