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川行》拍摄日志:从杀青到出片

《川行》拍摄日志:从杀青到出片

《川行》拍摄日志:从杀青到出片

8 月 3 号开机,断断续续拍了五六天。后期由于种种原因一鸽再鸽,到「十·一」假期的尾巴,这个支教题材的纪实片终于完成。


前言

开机后这六天,往返于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区的各个村镇,也算是不辞辛苦。平心而论,我对支教之二三事并无太大兴致,但是支教题材难得,拍片机遇也可贵。所以,此次入川,只求不忘初心、不虚此行。


仙临

仙临镇是我的驻地,也是片中三个取景地之一。仙临镇中心校依山而建,四周远山如黛,形成一个小盆地。每天看着阴晴雨霁、风云变幻,仿佛置身于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,生活节奏也慢了下来。其实,若不是受相对落后的生活条件所困,这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实在是我心所归。

拍摄仙临的戏,基本上都在预期之中,没有出现太多的差池。但是还是删了一部分需要当地居民配合的戏。另外,航拍时监视器 iPad 因过热而罢工。由于目前的人工智能依然停留在人工智障的阶段,差点让飞机「一键飞丢」,不过好在有惊无险。


长兴

长兴的南溪第三中学是拍摄的第二站。虽然长兴和仙临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距离,但是两地通路不通车,我们只能采用仙临—南溪—长兴的方法,两段路程各消耗半小时。啥也不说了,要致富先修路。

长兴的住处还是不错的——除了洗衣服之外。如果不想用黄色的浑水洗衣服,只能选择不洗。晚上,剧组二人分别在地铺和堆杂物的床上对付了一宿,第二天和演员前往教室。除了一看到演员就只想愉快地唠嗑而没心思管拍戏的事,其他一切良好。

另外,找的路演可以说是棒极,自己都讲得入戏了。


裴石

裴石是这三地中条件最艰苦的。两男四女住一个套间本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,然而这个两室一厅的小套间只有一个房间里有张小床,另一个房间是锁着的,剩下的就是客厅里的一个大通铺。天知道他们这些天经历了什么。还有闹耗子啊闹虫子啊,都是小事了。当然,如果觉得一个人孤单的话,不妨试试那个上锁的房间里疑似上个世纪的雕花床,以及疑似清朝的太师椅,一会儿就会觉得有人在陪你了

从裴石的住处前往学校需要在没有人行道的马路上步行约半个小时。虽然条件艰苦还充满危险,但是裴石的几位队员却依然有很高的热情。无论勘景还是拍摄,所有队员都很积极乐观,也让效率高了很多。闲下来了大家就一起唠嗑,总之给人的感觉可以用宾至如归四个字来形容。


关于后期

后期断断续续做了一个多月,剪辑、调色、特效、字幕全部亲力亲为、一手经过。粗剪完成的时候,「十·一」假期已经过去两天了。这次的短片,仍然有一些预想中的镜头无法实现。在学习后期剪辑的过程中,越学越感到自己才疏学浅、孤陋寡闻。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我来说,很多场景在开机的时候就颇有「书到用时方恨少」的感觉。

和远在澳国的朋友讨论片子的修改,又删去了一些内容,包括火车上的交谈镜头、长兴镇的洗衣服镜头等等。原本打算等他回国之后一起修改,但是考虑到交片在即,而过了假期之后事情也越来越多,所以我选择了假期通宵爆肝,终于在 10 月 7 日凌晨 5:30 做完字幕,完成了最后一点工作。

把片子给老师看。曰:「故事平淡,导(摆)演(拍)痕迹明显。」

和自己总结下来的看法略同。剧情干瘪、台词生硬、摄影依然缺乏章法,这些都是硬伤。但是还是那句话,在这次拍片过程中学到很多,这完全值得我去全力以赴。相较于无谓地妄自菲薄,我倒是真的要感谢一直陪伴我的演员朋友和剧组朋友,片场给足了我面子不说,同时也善解人意、正能量满满,让我非常感动。


总结

细数这二十天,忙于拍片事宜,和孩子们毕竟疏于联系。以至于孩子们围着我要联系方式的时候,我竟有一丝尴尬,惭愧惭愧。

南溪区、仙临镇,我与这些孩子们本是素昧平生,却萍水相逢。我们离开之后,小小的仙临镇中心校又会恢复往日的宁静。四海之大,相遇便是缘;如若缘分到了,他日定能再相会。

于是,我选择了不和这个小镇里的任何人道别,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悄然踏上归途。

T.Y. Zhou

目前为止有一条评论

四旬 发布于10:28 下午 - 11月 21, 2018

好妙啊,你继续加油哦

发表评论